林兮、沐漓

I write your name in my heart. 
And forever it will stay. 

『梅花酥饼』靖苏


☆深夜撒糖。

☆耿直的靖王殿下一本正经的告白(划掉)

☆偶然脑补出的一个梗,不知是否有人写过?

☆有关点心的片段参考了《解语生香传》
  (完全不懂厨艺的lo主~)

☆ooc

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

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王安石《梅花》

又是一年冬天,不似往年那般的严寒,金陵今年的冬雪颇有些瑞雪兆丰年之意。

梅——那是一种在冬天才傲然开放的花,此时正傲雪凌霜,悄然绽放。一朵一朵,淡雅,幽静,萦绕着淡淡的清香。

最近,静妃娘娘以梅花为原料,研究出了一种新点心。

将栗子洗净浸泡,打制成蓉,牛奶入锅煮沸,再取水油面混合,制成酥皮。摘取过雪的梅花,入蜜糖制馅。最后包入酥皮,烤制成酥饼。甜软酥松,食用后回味着梅花的清香,竟是比榛子酥还要可口。

一时间,这样新点心的地位超过榛子酥,成了靖王殿下最喜爱的食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皎洁地月光映照在雪上,反射出了柔和的光芒。梅花沐浴在月光下,寒凝带雪,悄然绽放。

如往日一样,梅长苏正端坐于靖王府中,与萧景琰探讨着一些问题。

“看天色有些晚了,先生是否需要吃些点心?”

说着,萧景琰便端来了一碟酥饼。

探讨了一夜,梅长苏此时也觉得有些饿了,道了声谢,便伸手捻起了一块。

酥松甜软,入口即化,一丝梅花的清香更是沁人心脾。

萧景琰凝视着眼前之人,平日里看惯了他的低眉浅笑,此时放松惬意的笑容实是第一次遇见。只见他嘴角微微扬起,眼角含着淡淡的笑意,散发出温文尔雅的气质,一时间竟是看呆了。

在这闲适的氛围中,一丝不知名的情意也在不经意间悄然绽放。

“甘甜酥软,入口即化,散发着一缕梅花的清香。开胃解乏,实在不错。不知这点心的名称是什么?”

萧景琰的思绪这才从沉思中飘回来。

“尚未取名,不知先生有何好建议?”

梅长苏笑了笑,正欲开口,突然一阵铃声从密道传来。

来者正是晏大夫。

“不知道自己身子不好吗,这么晚了还不回来休息,是不是要倒下才会老实?诚心砸我招牌是不是!”

梅长苏一面满脸堆笑地向充满怒意的晏大夫致歉,一面向萧景琰投来歉意的微笑。

“是我不好,这么晚了还拉着先生讨论问题。先生身体不好,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待梅长苏的身影消失在密道之中,萧景琰又陷入了沉思。

“殿下,殿下?”

“进来”

“殿下,您上次交代调查苏哲苏先生的身份……”

嗯,苏先生……平日里见他脸色总是苍白的,看来的确是身体不好……明日给先生送去些进补的药材吧。

“……现在已经查清了……”

对了,今日先生问起点心的名称,应该是对其颇为喜爱吧,明日也给先生送去些好了。

“……他的真实身份是江左盟的宗主……”

不过这点心该取个什么名字呢……

“……梅长苏。”

梅长酥?这……倒是个不错的名字。

靖王殿下走到汇报完毕的列战英身边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报以欣慰的笑容。

“战英,这次做的不错。”

“这都是属下该做的。”

得到自家殿下表扬的列战英,心里颇为得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日,耿直的靖王殿下手提一个食盒和几份药材来到了苏宅。

“这是几份进补的药材,先生且收下,以报答先生这些天的教导。”

“苏某多谢殿下关心,这些都是身为谋士应尽的责任。”

“另外……”

靖王殿下举起了手中的食盒。

“我给先生带来了些,我最喜欢的梅长酥。”